北京市交管局事故科警察师徒:把案子办成铁案是我们的追求 人物

时间:2019-09-08  点击次数:   

  短时间内勘查现场、绘制图形、固定证据、调查走访、问询笔录这对民警的脑力和体力是极大考验。北京市交管局事故科处置的案件以交通事故致人死亡和重大逃逸为主,民警们可谓是“交警中的刑警”,因而师徒结对早已成为传统,康秀林与何培刚便是因“事故”结缘的师徒。

  在北京市交管局丰台支队事故科,今年54岁的康秀林从警32年,在事故处理这个圈子一干就是28年。“从未被当事人投诉”“办案子可以不吃不喝不睡”“工作记录本码起来比人高”这些都是同事们谈到他的线年来,康秀林和何培刚这对师徒白天黑夜在事故现场奔波,破解谜团,还原真相。

  加入丰台交通支队事故科前,何培刚在一次夜查时被酒驾司机不慎撞倒。肇事者逃逸,他被送往医院,经诊断右肩膀骨折,韧带撕裂,需要手术。

  巧的是,来到他病床前了解情况、做笔录的正是康秀林。个头不高、肤色黝黑,眼神里透着尽是老民警才有的刚毅和果敢,这是徒弟见师傅的第一印象。

  “做起笔录细致得很,笔迹工工整整,俨然教科书一般。”何培刚说,那次笔录让他印象深刻。

  2013年10月,丰台支队事故科补充“新鲜血液”,当年27岁的他是其中之一,康秀林便成了何培刚的师傅。

  师徒第一次出现场的日子很快到来,北京五环路上发生一起追尾事故,一辆货车停在路中间,后方的两轮摩托车追尾前车后倒在地上,骑车人当场死亡。

  到底是货车司机所说的两车行驶过程中追尾,还是货车原本就停在路中央引发悲剧?对事故定性有着本质的不同,全凭货车司机的一面之词难以还原事故真相。

  何培刚初来乍到,一筹莫展地望向师傅,康秀林的眼睛却盯住货车下方掉落的泥土,“这块泥是从货车尾部垂直掉落在地面上,如果是行驶过程中发生的追尾,泥土应该在车辆停止位置的后方,而现场的泥土在货车正下方,这说明发生撞击前,货车就已经停在路上。”

  证据很快得到固定,师傅的机敏与老道给徒弟上了一课。“这些东西是课本里学不来的,也是在路面执法遇不到的。”何培刚说,师傅是他业务学习的“富矿”。

  在同事们眼中,康秀林案卷细致入微,除了关键信息记录清楚外,其他细节都不会落下,别人记录三四页纸,他要用三四十页。

  “他的工作笔记能查到参与处理每一起案件的经过,老康对自己办过的案子都如数家珍,时间、地点、事情经过等细节全都记得门儿清。”同事说。

  这些案卷和笔记有时就成了何培刚的“参考资料”,不同类型的案子都能在其中吸取经验。

  同事直言,康秀林的案卷稍加整理就是一部好剧本,这些案卷也是他的“护身符”,在办案终身负责制下,他办的案子即使在20年后有人找来,依然无懈可击。

  如果说丰富的办案经验和强烈的责任心是康秀林的“法宝”,那么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青年民警代表,何培刚也有着让师傅赞不绝口的“妙计”。

  两年前,师徒二人处理过一起疑点颇多的肇事逃逸案。到达事故现场时,除了被碾轧身亡的当事人和身旁的电动车外,可供参考的线索不多。“从受害者遭碾轧部位进行分析,初步判断肇事车是一辆大型车辆。”何培刚回忆,周边没有摄像头,师徒只能通过沿线一前一后两个摄像头来判断特定时段内有可能从该地点通过的车辆类型。

  没有监控、没有目击证人,找寻肇事车辆犹如大海捞针,连续几日的走访调查都没有进展,案件侦破工作陷入僵局。

  就在这时,何培刚突然想起,“这个地点有公交车路过,发车间隔基本固定,如果案发时公交车经过,车上安装的摄像头就可能记录案发过程。”

  “我们怎么知道哪几路公交车路过这里,怎么找到刚好经过的司机?”说到这,康秀林也兴奋起来。

  “我看可以到公交集团跑一趟。”何培刚说着用手机上网查出了途经该处的4条公交车线路,又通过发车间隔锁定了其中一趟,接下来就是找到当天的司机。

  案件有了实质进展,通过公交车视频进一步缩小了符合条件的大货车范围,通过走访周围工地调阅了大货车出入记录,最终确定了嫌疑车辆。经过对车辆进行勘验,车上划痕完全吻合

  “年轻人有闯劲儿、有热情,思路开阔,这是我们老民警所佩服的。”康秀林说,这次经历后他对办案有了新认识,出现场、走访需要体力,勘验、画图需要脑力,而遇到困难时,让事故现场“讲”出实情,更需要想象力和创造力。

  入了夜,康秀林和何培刚就怕手机响。在事故科值班,心里那根弦就得绷紧。几天前,某高速主路上发生一起碾轧事故,凌晨时分,一位老人不知为何出现在主路上,被一辆小货车剐倒后,不幸又被后车碾轧处理这起案子,师徒俩又是几天没回家,没睡过一宿整觉。

  这场交通事故,难点不少,如何找到老人的家属确定死者身份?剐倒人的肇事车辆在哪?第一个碾轧的车辆在哪面对一连串问题,徒弟又拿出了师傅办案时的拼劲儿。画现场图、拍照、找寻散落物、清理现场、沿路排查监控师徒二人忙碌着。

  老人身上只有一张超市购物小票,他们凭着仅有的这张购物小票,找到了购物超市,又根据购物时间调取了录像,确认了老人身份,最终找到了老人的家属。

  通过监控录像,第一辆碾轧车辆信息确定,司机称当时天色较暗,并没有看清车辆到底轧了什么,但车底尚存的“证据”不会说谎,碾轧车辆确认无疑。

  可是,剐倒老人的货车司机坚持称自己并没有剐倒人,黄大仙救世网,而且轻微的接触也没有在小货车上留下什么痕迹。

  又一次对车辆进行细致勘验,关键信息出现了。在车厢外侧的两个铆钉上,他们发现了衣物纤维,这和老人衣服材质相吻合,这就是小货车剐倒老人的关键证据。

  在北京市交管系统,有很多像康秀林和何培刚一样的民警,他们出现在事故现场,出现在医院甚至工地,他们“一警多能”,为道路交通公正执法奉献日日夜夜。

  成为师徒以来,两人共处置事故100余起,没有一起投诉。“把案子办成铁案,就是我们的追求。”康秀林说。